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 尊龙appios-美文:我们恰好是熟人而已!

尊龙appios-美文:我们恰好是熟人而已!

时间:2020-01-11 18:47:15

尊龙appios-美文:我们恰好是熟人而已!

尊龙appios,01.

毕业实习那年,我进了一家外贸公司,实习三个月,实习结束正值四月,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毕业去留成了我跟海诺最大的问题!

周海诺,我大学四年的舍友,也是跟我同一个实习单位的同事。

说起来,周海诺无论是学业伤还是工作上都比我优秀许多,大学时期的平均绩点从来就没有低于3.5(90-100绩点是4.0),而我永远都是在2.7~2.8徘徊,我跟他上同一家实习公司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平心而论,我在班上也只算得上是中上的成绩。

不仅如此,周海诺在实习期间我跟他一起完成了几个外贸的项目,公司交给我们的人物不算艰巨,而且还有带教的导师,但满腹经纶没用,大学期间学过的知识在工作上对我的帮助不大,当我还在熟悉着各种业务流程的时候,周海诺已经完完整整地把各种报价单据做得井井有条,他太过完美,让我这个活在凡人世界中的我着实捏了把汗!

我想留在这座城市,但公司层面只能在周海诺和我之间留下一个,导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难免心中有许多遗憾,我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份工作上,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在我还没有准备好找第二份工作之前,竞争却已经悄然开始。

那天,下班之后我跟周海诺一起走在回去学校的路上,我平时都是直接坐公交回去的,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站的路程,但我也懒得走路,反而是周海诺一路小跑回去,因此许多时候,我们的下班时间是错开的,那天是个例外!

“周海诺,谢谢你在工作上教会了我这么多,希望你以后过得更好!”

再简单不过的一句临别祝愿,可是竟然从我的口中说出来,明明嫉妒得要命,却还要打心底地希望他过得更好!其实过得不好的那个人是我才对!

他依旧浅浅地笑着,这个笑容我之前见过无数遍,唯独今天令我感到释怀:“沈彦,你也一样!”

毕业前的散伙饭,当所有人都到场的时候,只有周海诺没有来!

“周海诺去哪儿了?”我问我的一个舍友;

“去面试!”

“去面试,他不是有工作吗?”

“辞了,你不知道,你跟他同一个公司的你都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可是我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

散伙饭我一个人在角落里喝闷酒,到了大概宴会差不多结束的时候,周海诺才从酒店包厢的门外赶了过来,四月走过五月的天气,天气的闷热已经渐渐开始,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地流着,他手上拿着一个公文包,黑色西装外套被脱下来揣在手里,白色衬衫的背面湿了一大片。

周海诺在我身边坐下,看了我一眼:“沈彦!给我倒杯酒!”

“可是......”我没有违逆他的意思,一杯下去,又是一杯,他酒量不好,加之面试之后的疲惫,不到一会儿就醉倒过去!

我记得实习的时候我跟他一起去见客户,那些敬酒,不是我给他挡下去的,就是导师给他挡下去的。

离席之后,最后还是只能由我把他带回去。

那时,学校的宿舍只剩下我跟周海诺两个人,其他人能搬走的基本上已经搬了,夜里我用热毛巾帮他擦了把脸,然后将他放到他的床上。

四月的春色,晴空的夜晚,只有我跟周海诺。

我也在床上跟以前的好哥们儿聊了起来!

“嘟嘟”,一条信息弹了出来:“沈彦,你还跟他在一起呢?”

“嗯!不然呢?”

“你可真是义无反顾......”

“因为,我喜欢他!”

“呵!”舍友最后给我发了一个无力吐槽的表情包。

我喜欢周海诺,所以才在所有人都搬走之后,依然选择留到最后,甚至留在这座城市,还有跟他上同一家公司实习,也都是如此。

02.

那一年的五月份,参加完毕业典礼,我跟周海诺终于被赶着出学校的宿舍。

离开的那天,周海诺跟我一起到以前的篮球场那里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篮球,跟我们一起的还有比我们小一届的师弟师妹,时光飞快,当初我跟当初我就是在篮球场的座椅上看着周海诺在球场上消磨午后的光阴。

那时,一个篮球腾空向我飞了过来,我被吓得一下子头脑一片空白,千钧一发之际,是周海诺帮我挡住了那个篮球,有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爱上一个人。

周海诺说我反应太慢,问我要不要一起参加学校的篮球队,我不知道反应慢还要参加篮球队!其实,那时的他只不过是想替他们篮球队招人。

我一股脑地答应了下来,结果后来的几个月都被他拉着一起上球场练习!我从来都是懒得要命的人,玩篮球也是第一次玩,如果不是周海诺,我这辈子都不会碰篮球。

周海诺在城市的东边的商业中心找了个地方住了下来,而我则是在外贸港这便住下,商业圈附近的房租贵的令人咋舌,更可怕的是,周海诺的那家公司完全是拿提成工资的,基本工资只有两千多块钱,剩下的能赚多少钱,完全靠自己的本事。

毕业之后,我跟周海诺保持着联系,每一次我们公司有需要跑腿的业务处理需要到商业中心那边去,我从来都会自动请缨。

那时,他也正好在上班,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不要脸地给他发了条信息,我以为他在工作至少不会马上回复我,可是当我发出那条信息的下一秒,便收到他的回复!

我:“你在吗?”

他:“嗯!”

我:“我在你们公司楼下!”

他:“嗯!”

我:“没事,你要是忙的话,我就不打扰了,我也只是正好过来这边办事!”

等过了一会儿,他都没有回复,我即将放弃的时候,他已经急急忙忙地从大厦的门口里出来,见到我之后第一句话便说:“不好意思,刚才交接了一下工作,现在也正好到了午饭时间,我们去吃个饭吧!”

大学四年,我跟周海诺也只是朋友,但是因为同是异乡之客,相聚在这座城市,毕业之后还像我们这样保持着联系的还真不多,多多少少,我把这种关系定义为缘分。

我们一起吃饭的那家餐厅是我们经常一起去的那家,当年他也想过在商业中心这里找实习,我总是跟随着他的脚步,他投递的公司,我几乎都有投递,渐渐地,那时我们吃得最多的就是这家餐厅。

这里的老板娘也认识我们,依旧是经济实惠的拉面套餐,这种适合那时候经济不太优越的毕业党最适合不过,也是我跟他这种刚毕业不久的职场新人。

他往我的碗里夹了几块排骨,就像以前一样。

老板娘看见眯着眼笑了一下,“你们的关系还是一样好啊!”

我“嗯”了一声,“我们都是四年的同学了。”

我那时候没问他为什么会突然辞职,因为我不敢去揭开真相,跟他做朋友,这让我轻松许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六月份,闹剧终于闹到了我的公司。

他牵着他的手,直接闯进到公司的董事长办公室,对着公司的一把手,振振有词地说道:“为什么把海诺给辞退了?明明他的能力都有目共睹!”

原来,周海诺是被辞退的,而“他”是董事长的儿子顾子宁,被牵着手的那个人是周海诺。

周海诺是强行被他带进来的,偏偏那个时候我就在懂事张办公室里做着月度报告,进门的时候他们俩同时瞟了我一眼,害得我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我发现,那时候周海诺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像朋友一样,跟我点点头,其实那时候我的心都快炸裂了,生怕顾子宁找我麻烦。

我这个资质平平的人反而被留了下来,明明很有实力的周海诺却被董事长直接剔除出去。

最可怕的是,周海诺还被全行业封杀,在这个城市里的外贸公司几乎都不愿意接受他,迫不得已到临时转行做其他的工作,周海诺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显然,他是为了顾子宁留下来的。

那一天,当顾子宁还在跟他爸理论的时候,周海诺已经挣他的手,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跟我一起做报告的上司见情况不妙也带着我一起悄悄走出去,留他两父子在办公室里吵闹!

我跟上司请了个假,在公司的外面跟上他的脚步,热辣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就像那时候的他一样,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背面!

“周海诺!”我叫住了他!像一个朋友一样跟他交流“你们认识多久了?”

“三年!”

“哦!三年啊!嗯......愿你们未来会更好!”

毕业的时候我也说过如此类似的话,那时候我在羡慕周海诺的能力,现在我在羡慕站在他身边的人,想想,我跟他虽说是同一个班同一个宿舍,但真正算得上熟落,也是在三年前的篮球场。

“谢谢你,沈彦!”

“谢我什么?”

“谢谢你能接受我们!”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莫名地酸痛,抬起头,对上他的那双眸子,我竟欲哭无泪!

我当然能接受。

可惜,不是我。

03.

几个月后,我奇迹般地从基层职工升到了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我听从前的导师说是上头直接任命的,跟我说着的时候,导师还给我投来羡慕的眼神,说我年纪轻轻就担此大任,而他奋斗了好几年才能走上这个位置。

我又不是傻,好赖话我还听不出来。

他言下之意就是在说,“别忘了当初是谁让你进公司,让你留下来有这份好工作的!”

职场上没有朋友,今天跟你笑脸相迎,兴许明天就能翻脸不认人,特别是我跟我的导师在争取同一个项目的时候,这种无形的竞争就更加地激烈。

但是想来不愿服输的我,即使是跟以前的导师一起竞争,我也争取把项目做好,偏偏这个时候跟我一个项目组的成员都是比我资质更老的员工,我一个新人坐着比他们更加高的位置本就招人嫌弃,更何况,那些人从前还是在导师项目下工作的。

这让我的情况很窘迫,其他人工作懈怠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多事情我不得不亲力亲为,有时候凌晨三点钟还在做着各种单据,策划案,喝了无数杯咖啡,结果依旧倦意惹人,医生说咖啡伤胃,我不信,连续几天熬夜之后,终于把我自己弄进了医院。

“年轻人,别太拼命,如果还想多活几年的话!”给我看病的医生这么跟我说。

可笑的是,毕业那年,我从另一个人那里听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话!

那是周海诺跟我说的,他说:“趁着年轻,我们尚且在路上,走的每一步都是我们奋斗的脚印,所以,请好好珍惜!”

这句话我记住了一辈子。

殊途同归,前者让我珍惜生命,后者让我珍惜青春!

我本以为周海诺比我过得更好,结果在同一个医院,同一个大夫,跟他不期而遇。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医院休息区的座椅上瞌睡,我走过去坐到他旁边,从上午十一点一直等到十二点多,他才醒过来,工作这几个月对他来说压力不比我小,而且他最多的时候是要外出跑业务,而我还好只是坐在办公室里。

等着等着,等到都听不到周围的喧嚣的时候。

一声“沈彦?”,打破了沉寂!

“哦!你醒了?”我不好意思地看着他的双眼,眉目如炬,当年在篮球场见到的他,和现在的他没有什么两样,除了声音低沉了点,还是那么神采奕奕!

“你也生病了?”

“对啊,刚才在张大夫那里,我看到你了,你没留意到我吗?”

“没有!对不起!”他深表歉意,转手又给我递过来一杯牛奶,“胃病的话,多喝点牛奶!”

周海诺一样患了胃病,只不过我是因为喝多了咖啡加熬夜,而他则是喝多了酒,明明那时候最不会喝酒的是他,现在生活工作都离不开酒这个东西。

那时候他说,因为工作上不得不陪着人家喝酒,所以才勉强学着喝的,可是后来我才发现,他喝酒不仅是因为工作,更多是因为顾子宁,一半忧愁,一半醉,他眼神中总带着一点点的忧伤,哪一个在事业上奋斗的男人会因为工作而买醉,所为伊人,为情伤怀罢了!

当天回去的晚上,冷空气忽然一夜之间袭来,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我在屋子里打开电脑,一页一页地审核我明天要交的方案,忽然一阵寒气冷得我浑身颤抖,我加了件衣裳,屋子里没有暖气,我就不断地搓手,呵气,甚至放到电脑的机箱上热一热。

整座城市昨日还秋高气爽,今夜已经北风呼啸,我是见证这一幕的人。

当我快审核完最后一页策划案,还有一些单据未处理完,这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短信!

“别太累,好好休息!”

我看了一下屏幕上的那个人的名字,是周海诺!

04.

我万万想不到,第二天董事长看了我的策划案之后,便点头采纳了我的方案,并且让我担任这次商务谈判的总负责人,而我的导师成为了我的助手,有时候往往好事来得太快,人就会忘了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贸易还没有达成,公司就已经奖励了我五千多块钱的奖金。

那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周海诺。

还没有下班,我就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约他出来一起吃顿饭,从策划项目到现在,我几乎每一天晚上都在熬夜中度过,当我终于可以喘一口气的时候,我希望的,是把这份喜悦第一个分享给我喜欢的人,他回复我:“好,我等你!”

我兴致勃勃地看着他发给我的那条信息,等过了好久,我才想起来他每天都要加班,如果赶过去兴许刚好是他下班的时间,我打了一辆计程车,一路上放着手机里听了许多年的五月天的歌曲,大学的时候我听他们的歌曲有时候都能听一整夜。

大一时,五月天渐渐流行起来,那时候我对这个乐队并不感冒,或者说我对音乐一窍不通。

我记得大一的时候,五月天来到这座城市开演唱会,我的几个舍友,包括周海诺在现场拍了好久的队才买来的票,唯独只有我一个人躲在宿舍里自娱自乐地在看无聊的综艺。

演唱会的那天傍晚放学,我抱着书本正要去图书馆恶补我的《高等数学》,毛毛躁躁的我,出教室门的时候一头就撞到了周海诺的身上,他看上去闷闷不乐,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票给你吧!我不去听他的演唱会了!”

而我那时竟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的馈赠,后来我问他为什么那天不去听他们的音乐会,周海诺跟我说:“因为真正想听的人不去听了!”

辗转多年,我才知道那个真正想听的人是谁!

后来我喜欢上了五月天,而那个真正我喜欢的人却喜欢上了别人。

我还没有到他们公司,他就已经给我发了信息给我,他说在他们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厅等我,拐过几条街道,终于在巷子的最后找到了那家餐厅,这一带的人流不多,店里的生意竟异常地火爆!

透过橱窗,他在盯着手机屏幕,脸上还泛着笑容,我知道,他肯定是跟顾子宁在聊天!

进到店里的时候,门帘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悄悄地走到他的身边,在他耳旁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从后面猛然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嘿!周海诺,我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公司今天给我发了五千块的奖金,还说等合同签了的时候给我5%的提成!”我迫不及待地想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周海诺。

“嗯!我知道了哦。”他笑了一下,眯着眼睛,和睦地让我的脸上产生一丝绯红,然后他马上又说道:“子宁已经告诉我了!”

“哦!”我顿时心里落了一空!

“呵呵!你别这样嘛!你是不是还在气他那天带我到你们公司去闹那么一次,让你在公司处境不好?”周海诺安慰着我,可他不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周海诺,能不能每一次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提起顾子宁的名字!

事实上,我后来才知道,顾子宁并非等闲之辈!

那时已经渐渐步入冬天,北方的冬季要比南方的来得早,我来的时候已经穿了一件厚厚的风衣,因为店里有点暖和,我就把它脱掉,玻璃橱窗外飘着白皑皑的小雪,晚间几个小孩在那儿堆雪人。

那一年的冬季,五月天又来这座城市开演唱会。

我问周海诺:“五月天的演唱会你要去吗?”

他说“嗯!票我已经买好了!”

“还是两张?”

“对,跟子宁一起!你要一起去吗?沈彦?”

我随意地笑着,喝了一杯啤酒,故作镇定地说:“呵呵!不用了,我们恰好是熟人而已!我才没有无聊到要做你们的电灯泡,更何况,我-不-喜欢-男的!跟一对约会的男生在一起我真的压力很大!”

口是心非,我愣是说出来了!

强忍住心中的不悦,我看到他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许是我的话伤到了他了!

回去的时候,夜里的雪已经覆盖了整座城市,我家在贸易港那边,跨越这里半座城市,周海诺说送我回去,我跟他说:“我又不是女孩子,我不会照顾好自己吗?”

在餐厅的门口分别,我们俩背对背地走向各自的方向,忽然我从背后听到他的声音,“沈彦!”就在那一刹那,我急忙转过头,就像快失去什么东西一样!

我们俩怔怔地在那儿站了很久,他才说道“沈彦,我也希望你以后过得好好的!答应我!”

我“嗯!”了一声,他才走的,我是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面,不知不觉,刚才那两个在门外玩雪的小孩,其中一个跟我说:“叔叔,你怎么哭了!”两个男生,牵着手,默默地注视着我。。。

“叔叔没哭,叔叔没哭!等你们长大了,就知道,这不是哭!”

我哭了!

05.

半个月后,在这座城市的体育中心举办了年末的一场盛大的音乐会,音乐会的主角是那时候当红的乐队五月天,同样在那一天,我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成功,拿下的第一笔将近,足足十万块钱,合同谈成的那一天,我飞快的从谈判的酒店赶着去体育中心会场。

将手头上所有的文件交给同事,然后争分夺秒地往那边去,到了体育中心之后,还有五分钟就开场,会场内人山人海,唯独找不到周海诺和顾子宁的身影,我站在人群中,歌声和欢呼声掠过我的耳旁!

幸好,我一直把手机捏在手里,不然也不会收到他的信息。

“你在哪儿?”

庆幸他还能想到我!

“我在家里,我刚下班!”

那时已经是音乐会的高潮,台下的所有人都在喊着队员的名字,唯有我跟他在对着手机屏幕,他一定想不到,那天我也在会场!

不到一会儿,又弹出来一条信息:“你想不想听一听他们唱歌,我录一段视频给你,我记得大学时候你很喜欢听他们音乐的!!!”

“嗯,你录一段吧!”

视频发过来的时候,周围的声音太嘈杂,我轻轻地点开,带上耳机,寻着视频中的位置,在人群里面挤了又挤,会场很大,找一个人不容易,能不能找到完全看缘分,周围人有人说我碍事,我拗不过他人的热情,像我这种打扰别人追偶像的人最可耻,但又能怎么样,我在追着我喜欢的人。

终于,在会场的最前面,不远的位置,我看到了他们。

他站在他身边,淹没在人群中,在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那个矮一点的男生踮起脚尖,偷偷吻了一下那个高一点男生的脸颊,动作短暂而迅速,那一刻,我愣住了,心头的酸痛如洪流般倾泻,我看着他们的背影甚至都不能呼吸,捂着胸口以为会好些,可是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痛苦,如果时光逆转,我宁愿看不到这一切!

也是在那一刻,那首耳熟能详的《知足》把整个演唱会的气氛推向高潮,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挥动着荧光棒,伴着节拍,人人都在哼唱着那首歌!

我也唱了,每一句歌词我都听了无数遍,尤其是中间的哪一句:

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消失在人海尽头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

时光回流,我想起了当年在篮球场的那一幕,我也是在听着这首歌,在毫无喧嚣的世界里面,就看到了一个男生的背影替我接过了那个飞过来的篮球,几滴汗水打在我的脸上。

那时何曾能想过现在的痛!

回去的路上,整条长安街的雪景美不胜收,这一年,这座城市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冷的寒冬,这一天,五月天的歌迷们经历了最暖的冬日。

而我恰恰是那个最冷的寒冬中,最冷的歌迷。

06.

半个月后的一天,当我回到公司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我,一双双眼睛凝视着,恨不得马上把我吃了一样,导师也在,这些目光我刚接任项目组负责人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可是这次不一样,我看得出他们开心的很。

我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又一张的报价单。

“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什么?”导师怒视着我,毫不掩饰他脸上的不悦,谩骂甚至是讽刺,讥笑“我早就知道你这个人不靠谱,还在实习的时候就已经叮嘱过你,做事要细心,你看看上面的报价!上面的货币单位船单上面的货币单位弄错了,现在一大批货物滞留在美国那边的港口,买方提不了货,我们现在撤回来也已经迟了!”

我两眼发绿,恍然失神!

“什么?”

这份合同金额足足五百多万,如果买方提不了货,我们这边的货款也不会收到,这也就意味着公司半年的盈利都会受到影响。

“呵呵!沈彦啊,沈彦!我说你不行,你还真就是不行啊!”

满满的讥讽刺,我忽然想起来那天做单据的时候,是周海诺发了那条短信给我,我那时实在太困,他让我好好休息,我心里一暖,就躺下睡了,审核已经审核七七八八了,就是......就是还有那些单据,我疏忽了!

可是,可是公司又不只是我一个人,要不是他们工作懈怠,我用得着大半夜的还在那审核项目吗!

“对了,财务部负责人是谁,为什么他们没有发现?”

“顾子宁!”导师冷冷地看着我;

顾子宁,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当初任命我为项目组负责人的时候我就心有芥蒂,果然,在后来的事情就想通了,就算我的单据没有错,经过财务的时候,什么都可能发生!

哈哈!顾子宁,居然为了周海诺,也会赌上自家公司半年的盈利,就为了把我撵走,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顾子宁想要我走,直接说就是了,为何还要我走得如此狼狈!

“沈彦,我也替你求情过,但是公司已经容不下你,你走吧!当初是我带你的,你现在走,我的脸面还好看些!等到别人赶着走的时候,我也不好受啊!”装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呵!当初我负责这个项目的时候,怎么没装好人!

走出这家公司的大门的时候,我一无所有,手里头只拿着我当初的工作证,我记得,我第一天实习的时候,就是周海诺把亲自把工作证挂在我的脖子上的,我对这家公司已经毫无留恋,但我唯一能带走的,也只有当初那点回忆!

就像周海诺当初的遭遇一样,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面试了其他的外贸公司,没有一家愿意录用我的,因为从那以后我犯错记录几乎已经在这座城市的所有外贸公司传遍了。

我不像周海诺一样十项全能,不可能转到其他的行业,我懂的也只有我自己的专业知识,唯有离开,才是我最后的选择。

从五年前来到这座城市,我就曾想过不混出点名堂,绝不离开,往事不愿再提,我如今只能背负着骂名离开这座城市!

周海诺说,“趁着年轻,我们尚且在路上,走的每一步都是我们奋斗的脚印,所以,请好好珍惜!”

可我终究不是你啊,周海诺!

临别的那天,我在机场发了条信息告诉周海诺,我跟他说“我要离开了,就在今天!”

我那时还不知道他会不会来,等了又等,我环顾四周不见他的踪影,当我提着行李箱转身上飞机的一刹那,他出现在候客厅中央,喊了我一句:“沈彦!”

声音嘹亮,候客厅即使吵吵闹闹,我也能听得清楚!

我转身,结果我看到来的还有顾子宁。

我们三个人的位置就这样连成了一条线,三个人,刚好周海诺在中间,他面对着我,背对着顾子宁!

“周海诺,你不许过去!”顾子宁厉声说道,“我求你,不许过去!”

我面对着周海诺,我哭了,他咬咬牙!不知道该如何决断,周海诺,能为我哭一次吗,哪怕一次!

可是我想想,还是算了,人生这条路太宽,多少人只是匆匆过客,遇上的那个人未必是跟你走过一世的人。

最后我说道:“没关系的,周海诺,真的没关系的,你回去吧!你今天能来,我已经很感激了,我不需要你太多的关心,因为,我们恰好是熟人而已!”

恰好是熟人而已......

我记得这句话我说过两次,一次是在彼时寒夜,我心如冰封,第二次是在这时,我忽然释怀!

我听过一句话“一转身,如释重负,一回眸,心如刀绞。”

大概说的就是我这种人。

那天我就这样背对着他们两个人,大步走向登机的方向,头也不回!

后话:

从那以后,我跟周海诺就彻底没了联系!

许多年后,我在别的城市站稳了脚跟,当初失败的经历让我在业务处理上更加谨小慎微,因此业务上也从未犯过错误,公司在提拔青年才干的时候,我才得以步步高升,后来某一年,我回到那座城市参加同学聚会,宿舍四个人,只有周海诺没有来。

我听以前的舍友说,“记得哪一年?我忘了,他离开了这里,不知道去哪儿!他说,要去找一个人,很重要的人!哦对了!他走的时候还给你留了一封信,他说如果见到你,就交给你!”

我接过信件,上面的署名用刚劲有力的宋体写着“周海诺”三个字!

信里面只有一张工作证和一条纸条!

纸条上写着“当年是子宁害了你,还有......我想去见见你!在三亚!”

我记得当年,他的工作证是我给他戴上的,当初只是想给对方一点鼓励,没想到就成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三亚也是那时候我们约定的,他说北方太冷,如果有机会,毕业第一年的新年,就去三亚玩玩,怎想到,那时候,我离开了,他也走了......

巧合的是,我离开这里之后,就一直定居在三亚。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谁会料到呢!





上一篇:京东这条文案惹怒全国网友
下一篇:鑫城宜居 PK 鸿达中央广场谁是东西湖热门小区?
相关资讯
新闻推荐
热门新闻排行
  1. 只要这个地方长得好,爱情婚姻没烦恼~
  2. 恒天海龙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第一大股东股权被冻结的进展公告
  3. 国台办回应美抛“挺台”法案: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 不容任何外来干涉
  4. 上金所黄金T+D晚盘收盘下跌0.16%
  5. 上实环境获沙窝污水处理厂项目
  6. 世界上最残酷凶狠戏剧的舞台:古罗马斗兽场
  7. 北大温儒敏教授带你考研——现当代文学考研看这一篇经验就够了
  8. 文和公寓 VS 宏河嘉园在钱塘新区谁更胜一筹?
  9. 焦炭大涨近百点 焦炭发生了什么?
  10. 郭树清:着力发展更多专业化个性化金融机构